中新社大理7月12日电 题:一个“沉睡”乡村的再生:艺术之力唤醒乡村振兴之魂

作者 胡远航 黄小桐

乡民全员出动,观赏一场在“空中稻田”的演出。第一个节目,唢呐、三弦吹响,村里的金花、阿鹏,唱起白族调、抽起霸王鞭。第二个节目,城里的乐队、歌手出场,贝斯弹起、爵士乐响。

这是芒种,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凤羽镇佛堂村举行的插秧节的一幕。当日,和千余名村民挤在一起观看演出的,还有《新周刊》开办人、原履行总编封新城、舞蹈家杨丽萍、美国《国度地理》中文版总裁黄翔、建筑师八旬等文艺名人。这对凤羽这个山乡来说,恍若过年。

事实上,就在4年前,凤羽还面临着和众多乡镇一样的困境。地处苍山之首、洱海之源头的凤羽,虽是明代旅内行、地理学家徐霞客眼中的“桃花源”,却鲜有观光客涉足;作为一个典范的农业乡镇,当地工商业乏善可陈;约3万常住人口,或老或小,少有青年留守。

转机呈现在2016年,封新城和凤羽返乡人士陈代章合伙,在这里开端摸索以艺术、文创推进乡村振兴的新模式。随着一系列空间艺术装置、文创项目陆续植入当地田园景观,凤羽正在变成中国最大的露天美术馆。

从连绵的邓凤公路进入凤羽坝子,映入眼帘的是这个露天美术馆的第一个作品——本土艺术家周正昌用钢筋扎就的艺术装置“转变世界的三个苹果”,黄、白、红三个“苹果”,仿佛三颗宏大的种子,嵌在土地上。再往前走,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八匹骏马在湿地上纷至沓来,组成空间艺术装置“白驹过隙”。不远处的古梨园内,架在空中的稻田剧场稻浪翻滚,已是村里不折不扣的“网红”景点,见诸各大媒体的插秧节和白米丰产节就是在此举行。

“以前走在地里,我们只关怀庄稼长得好不好。看到摄影师们拍摄的凤羽坝子和稻田,才发明故乡本来这么美。”凤羽乡民马映科告知记者,当村里的民间艺人和中外艺术家们一起登上稻田里的舞台,他由衷地觉得自豪。

近几年来,除了植入一系列艺术装置外,凤羽还举行了各种文创运动。芒种办插秧节,夏季做寻菌之旅,秋收办丰产节,平时还有各类讲座。

慢慢地,参与进来的乡民越来越多,大家也逐渐凝集共鸣:村内要坚持清洁,应更珍视古建筑和民族文化。更让人愉快的是,不少年青人也回到故乡投入乡建。

“90后”杨震就是其中之一。底本在检察院工作的他,回到凤羽参加陈代章的团队,以图、文、视的方法,推介故乡的菜籽油、蜂蜜、稻米等好物。

“小时候的幻想,就是走出大山。因为它太封闭落伍了。但现在,我们看到更多可能性,也想尽自己的一份力,为乡村赋能。”杨震说。

两个月前“五四”青年节,属于村内年青人的青年文创空间“白米仓”正式建成。一匹红马雕塑,耸立在曾经的凤羽二中教学楼楼顶,号召着凤羽年青人“以梦为马”勇往直前。

“乡村,应当是富而美的。如今,我们才刚刚起步,想做的还有很多。”陈代章介绍,下一步,“风柜图书馆”、“天空的草帽美术馆”、大涧口古村乡愁公园等一批项目还将陆续在凤羽建成。

“盼望那时候,我们的乡村,能成为人人憧憬的家乡。”陈代章说。(完) 【编纂:苏亦瑜】